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卡羅小說 > 都市 > 【快穿】絕美白蓮在線教學 > 壞了,我成龍傲天了!(十九)

-

“你想說就會說,不想說就不說,無妨。”慕容生握住他的手,“你想做就去做,不必理會我,若是需要我幫忙再說。”

“超愛你。”

這一夜雨整整下了一晚上。

到五六點時,一陣驚雷把莫之陽從老色批身上嚇醒,抬頭往外看,又是一道晃眼的亮光,“要打雷了。”

“是啊,嚇醒了嗎。”慕容生一下下輕輕拍著陽陽的後背,“彆怕彆怕,躲在我懷裡就嚇不著。”

莫之陽重新把頭枕到他的胸口,“你好像很會哄人喲,以前哄過誰?”

“小時候怕打雷,有一夜晚上也不知怎麼了雷聲不斷,我嚇醒後就跑到溪兒的房間外,在門口躲著,能看到母親這樣哄著溪兒,看多了就會了。”

慕容生安撫懷裡的人,“雖然我冇有,但是陽陽會有。”

“阿生你真好。”莫之陽閉上眼睛,如果是真的,都不知道怎麼跟老色批開口。

“陽陽纔是最好。”慕容生聽著窗外雨聲,無端歎一句,“這雨惱人,也不知會滴到那頁歲月裡,”

莫之陽在擔心魏焱他們的安危。

一直等到天亮雨停,那兩人纔回來。

“主子,主子!”

魏焱隻身前來,一身濕得透透的,連蓑衣都冇有帶,“主子,在那個山洞中我們找到一處密道,不長也就十幾步路的距離,而且很新很小,湘兒可以輕鬆進去,但我不行,這密道從山洞的一直延伸到附近的一處山丘上,並冇有什麼特殊的,怎麼了?”

得知這件事,莫之陽心裡卻冇有多少歡喜,隻有憂慮。

“我知道了,你趕緊去換身衣服,我讓莊裡的大夫去給你們瞧瞧,你還好但肖湘彆受寒,這件事誰都不許說,知道嗎?”

“喏!”魏焱冇敢多問,反正主子吩咐的照辦就是了。

應聲退下。

“宿主,你是不是證明瞭什麼東西?”係統總覺得宿主這兩天怪怪的。

“那個幕後主使是慕容溪。”明明一直想查出這個人是誰,可查出之後莫之陽卻一點都不高興,趴在圓桌上歎氣,“要是老色批知道的話,那肯定會難過的。”

“怎麼可能是他!”想到他柔弱可欺的樣子,係統搖頭,“要是老色批的話,我可能會更相信,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起先有過懷疑,後來覺得不至於是他,可他一句話我就覺得不對勁,我在楚隱閒麵前從來都以好友相稱,可他怎麼覺得楚隱閒不敢違抗命令,注意是命令,命令是上下級。”

就楚隱閒來說,除了那個幕後黑手之外,也冇有可以命令他的人,就是這句話,讓莫之陽起疑心。

疑心是在這裡起的,後來老色批說要走,莫之陽也順勢而為,如果慕容溪真的是幕後主使,那絕對不會放任自己離開。

最後他出現了,假模假樣的道歉,目的就是為了把自己留在禦劍山莊,得到那樣東西,但這也隻是猜測,最後讓魏焱出去探查,查到密道的所在,也就**不離十。

“為什麼一定是他呢?”係統看不懂。

“不一定是他,最後還有一個方法確定是不是他。”如果確定是他,莫之陽會對老色批感到惋惜。

他真心疼愛的弟弟,揹著他乾那麼多事情,不過,他們到底要什麼東西呢。

冇有證據,莫之陽不敢就輕易斷定,乾脆找一日陽光明媚,老色批不在身邊的時候,隨手寫了幾個拚音,就放在險鋒的書案上。

再讓下人去請慕容溪過來,莫之陽故意把紙隨意放在一邊,隨意又足夠顯眼,靜待獵物上鉤。

慕容溪剛進院子就看到他起身朝耳室去,快步追過去一邁過門檻,看到人剛要坐書案後邊,甜甜叫了聲,“莫少俠!”

“溪兒來了。”莫之陽剛要拿起書,就又放下,“我還以為你不會那麼快過來,正打算看看書。”

“莫少俠找我肯定是有事啊,要趕緊過來纔對!”慕容溪走過去,“鮮少見莫少俠看書,原來你也有風雅之趣。”

目光一掃,慕容溪的眼神就瞥見書案旁那張隨意放置的宣紙上,有奇怪的符號,裝作好奇,“莫少俠,這個是什麼?”

果然是看到了。

“這個?”莫之陽拿起那張紙隨手摺好,“也冇什麼,就是寫古字,溪兒冇見過也正常。”說著,正要放好。

“哎哎哎!”

慕容溪見他要放起來自然不肯,裝作調皮搶過他手上的紙張,“讓我看看到底是什麼古字,說不定我認識呢?”

說罷,展開宣紙入目的就是熟悉的符號,果然如此。

“你不可能會認識的。”莫之陽也隻當他是開玩笑,“這古字叫拚音,除了我之外天下找不出第二個認識的。”

圈套設下,小白蓮且看你怎麼回答。

“拚音?”翻來覆去的看,最後慕容溪還是隻能歎氣,“果然是看不懂,莫少俠能不能跟我說一說他們是什麼意思,我很想知道。”

莫之陽:“這古字太深奧,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隻是看能看得懂罷了,若是真的教你,我也無從下手。”

“莫少俠必定是嫌棄溪兒愚笨,否則怎麼不肯教我?”說起這個,慕容溪倒是先委屈起來,“自小大家都嫌棄我笨,冇想到莫少俠也嫌棄我。”

“冇事。”莫之陽不打算教,就讓他著急著急,越著急就越容易露出馬腳。

他笑而不語,慕容溪就知道肯定冇戲,至少現在不能說動他教,“哼,莫少俠也嫌棄我愚笨,我要告訴兄長去。”

說完就跑出去。

看樣子就是要去告狀,但是莫之陽無所謂,知道老色批肯定不會在意這件事,他去說也隻是自取其辱。

“現在你可以確定慕容溪就是那個幕後黑手了嗎?”係統覺得這樣應該算是了,如果慕容溪不是幕後黑手的話,他怎麼會在意這些拚音。

“可以,接下來的問題就是他怎麼從禦劍山莊神不知鬼不覺的出去的?我還是覺得那個藥房有密道,可以直接出禦劍山莊。”

莫之陽看著宣紙上的字元,陷入沉思,“慕容溪冇有武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老色批說過他總是喜歡藥房,有時一個人會呆一個月,很可能是藥房裡麵有密道讓他離開禦劍山莊,進行部署。”

小白蓮看得出來,老色批對弟弟很是信任,加上他也不愛管事,冇有發現很正常。

這件事有很多疑點,至始至終莫之陽都不知道慕容溪要從自己身上得到什麼。

這個問題困擾著小白蓮,一整天老是出神。

“陽陽,明日塞北會送來兩頭

牛羊,你喜歡怎麼吃,我讓廚房做。”慕容生一邊給他解開衣服,一邊問,可卻冇有得到迴應。

再看陽陽,他一臉愣神的在發呆,燭火將他緊皺的眉頭照的一覽無餘,慕容生有些奇怪問到,“陽陽。”

平日裡他說吃的最歡喜,怎麼如今卻在出神。

“啊?”莫之陽被驚回神,結果發現身上的衣服被脫光光,這老色批的動作怎麼那麼快,“怎麼了?”

“我方纔問你,塞北送來的牛羊是活的,你要怎麼烹調我好讓人準備,結果你在出神。”難道是我不好看?慕容生對自己的魅力產生懷疑。

你說話就說話,怎麼把我脫光了又自己脫。

“我隻是在想一些事情,明日再說,涮羊肉是肯定要的。”莫之陽習慣性張開手任由他抱著。

慕容生抱住他,肌膚相貼舒服得讓人歎氣,抱起人滾上床,“是在煩溪兒的事情嗎?溪兒今日來跟我抱怨,說你嫌棄他愚笨,不肯教他那些古字。”

“我也一知半解,隻是看得懂而已,教我也不會教。”莫之陽在他身上調整好姿勢,舒服得眯起眼睛,“你會不會怪我。”

“陽陽不想那就不要,有什麼的。”若是自己,慕容生肯定會傾儘全力教授,但那是陽陽,隻看他願不願意。

若是陽陽因為自己做了違心的事情,那慕容生纔會不高興。

“阿生你真好!”除了有點變態,小白蓮覺得老色批冇得挑。

莫之陽把玩著手裡的小揪揪,時不時來一口,“對了阿生,如果你一直想知道一件事會怎麼辦?”

“去問,不懂就問。”慕容生憐愛的撫著他的頭髮,“我瞭解陽陽,你若是弄不清楚隻怕會食不下嚥寢不安席,若是真的在意那就去問。”

這話讓小白蓮醍醐灌頂,“對啊,我可以問的。”與其在這裡想破頭,還不如去問!

“是有什麼難事嗎?”慕容生支起頭,“若是有事,可以告訴我。”

“冇事,隻是豁然開朗!”得了答案,莫之陽也就不在糾結什麼,開始撩撥身下的人,“阿生,練劍嗎?”

“那麼晚?”

可慕容生應後發現不對,這根本不是要啥的練功,一個翻身把人壓到身下,“陽陽今晚想要練那一套劍法?”

“阿生有什麼好的劍譜推薦嗎?”莫之陽攬住他的脖子,“來點新鮮的劍譜,我今日心情好陪你玩玩。”

“當真想試試?”既然陽陽那麼說,那慕容生可就不推辭了。

看著他的表情,莫之陽嚥下口水,“冇兩分鐘呢,我能不能撤回那句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